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方朔南(二)

文心清若水 诗胆大如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姓名:付加成, 笔名:东方朔南、禾玄、付实等。 自1978年起, 系辽宁省业余作者:《当代工人》杂志、《辽宁经济日报》、《中国化工报》、《铁岭日报》通讯员, 代表作:《也谈人和效应》、《市场今昔》等, 历任某大中型企业《化工简报》总编兼主编等......情趣多多,自得其乐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父亲,用生命给女儿答疑  

2017-06-21 18:42:59|  分类: 网来网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父亲,用生命给女儿答疑 - 李太黑 - 子爵
       
      火车穿过莽莽无边的黑暗,吼叫着一头栽进兰州市。

我吐尽最后一口酸水下了火车,并扎实地站定身子,告诉自己,这是201052日,我来寻求一生最重要的答案:在这世界上,我还有没有父爱?!

    我不能不来。10年前,妈妈就去世了解脱了,我遗留在人世,爸照样去外地做生意,哥哥也跟着去了,我被安顿在舅舅家,后来住校,收到父亲的汇款时,我常拼命地回想父亲的模样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只记得父亲粗壮的胳膊,抡起来上下飞舞足以吓得我窒息……

我初三时父亲回来了,似乎想努力弥补些什么,一见面就说:“乖女儿,你瘦了……”然后满脸尴尬地笑,我也尴尬地笑。

彼此无话可说,但父亲努力地找着沟通的机会,晚上提出辅导我的功课,但他教导我的居然乘法运算规律,这能是初三学生的内容么?这就说明父亲丝毫不关心我,我冷漠而挑衅地望着他饱经沧桑的脸,父亲竟不自觉挥起了胳膊,继而他一愣,胳膊迅疾垂下,开始教授15=22525=625……95=9025。我好像听着,也好像没听。

最后,他失望而去。

父亲时有来信来款,今年高二却没来信来款了,我惶然惊悸迷惑,后来父亲打来一个电话:“我结婚了,她39岁,人很好。你放假有空儿来……”

但这是答案,没有来信汇款的唯一解释。

    答案还可以这么解释:3个月都由同学们周济我,让我勉强糊口。

大姨很适时宜地来学校找我了,她说:“默儿(我的小名),你姨父退休了,我家穷,听说你爸做生意赚了钱,我想跟他借点儿,你把你爸的地址给我,我给他写信……”

这时,我才惊愕万分地想到:我连父亲的通讯地址都不知道。

难道父亲真的在抛弃他一份负累?!

    我豁出去了,五一节,我踏上了西去的火车去寻找答案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夜晚的兰州城是那么灯火辉煌,景色迷人,我却无心观赏。我知道在兰州做生意的二叔家的地址。于是,我跟一只小耗子似的摸到二叔家。

这时,我感觉自己奄奄一息了。一进门,我径直瘫在地上。二叔二婶目瞪口呆地望着我,然后一同抢上来把我搂进怀里。二婶首先哭了,二叔跟着大把大把地抹眼泪。

我心碎了。真的,此时,我真的好想管我二叔叫爸爸,并且我想掉头就走,因为我满足了,我满足地体会到了真实的爱。

    ──我真的没想到我是这么地渴望着爱。

第二天,二叔带我找到了爸爸摆在街头的熟食摊。

我有些不信,父亲跑到异地他乡来仅仅来摆这么小摊挡。

     “你还有人味吗?!”二叔朝爸爸吼,爸没吭声,惊疑地望着我说:“乖女儿,你一个人来的,怎么不说一声,你又瘦了。”

    我咬咬牙,只问了一句:“爸,为什么不给我写信?”说着,我的目光飘过爸爸的肩,落在那个中年妇女身上。她笑笑地看着我。

    这就是答案吗?我的眼睛里喷出了两团火。爸爸手忙脚乱地拣起熟食摊带我回“家”。路上,我们照旧一路无语。

    晚饭很丰盛,可我吃不下去。我还在晕车,吃饭时,不知哪来的一股中药味使我晕得更厉害了。“乖女,爸是个无用的人……”爸爸说到这,端着饭碗的手猛地抖了一下,哐啷一声,饭碗掉在地上。

    这时,我看看四周。四周只是四扇墙,由于年深历久的缘故,从墙跟一直黑到墙顶。这是个简陋的所在呀,我疑惑地看了看正在爸爸脚边捡饭碗的中年妇女,她居然把地上的饭往嘴里送……我有些懵。

我被一阵中药味给熏醒了,才知道我不觉间睡着了,额头痛得很也滚烫得很。“你发烧呢!”中年妇女坐在我面前,坐在她前面的是爸爸。

爸爸伏在我的床前睡着,呼噜声仍响得天摇地动。

“醒醒,金花醒了……”中年妇女唤爸爸。

“该去干活了……”爸爸茫然醒来,梦游似地往外走,然后猛地扭头惊惶地大喊:“金花─-”这一喊喊去了我的魂魄。

“乖女儿……”爸站着,那只曾抡起来可以吓得我窒息的胳膊横在空中,僵硬着。我将头扭了开去。然而,待我回过头来时,爸早已没了踪影。

什么意思?

我用愤怒的目光迎着的这个妇女。她冷静地告诉我,我从昨日中午昏睡到第二天早上。她说,我病了。“我跟你爸是在医院里认识的……你爸,”妇女又说,“是老实人……”我惊了一下,但她没往下说。我没敢问,长辈的事总是忌讳。

“金花,你孤苦一人在老家,难,你爸也难!”妇女说。

 我怎么也没想到,爸爸居然会让这个人来化解我的怨恨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 事态的进程如此,爸爸和他的女人从屋里走进走出,我却不能找到机会向爸寻找一句解释。答案何在?!

    门外的大锅里煮着肉,阵阵香气扑鼻而来。中年妇女在抹把汗的间歇对我说:“以前这么重的大锅,都是你爸一个人搬来搬去,可现在,他连碗都端不住了……”爸爸偶然在门边坐下,就巴巴看我,不时看外面那口锅,眼睛充满愧疚。你内疚吧,你将我抛在一边已经10多年了。我不说话,我有点像爸爸,沉默少语,惜语如金。

    爸爸又起身走了,中年妇女又进了屋。她的话真多:“金花,你爸没给你寄钱,对不住你。你爸心大,他是有心思有理想的人,想把事业做大,开了一家餐馆,可被当地人坑了,亏了本,怪人老实……你哥浩子不听话,糟踏了几千块还债的钱。你爸胳膊累坏了,好长时间没干了,前几天他为了赚钱寄给你,硬撑着干……”没说完被爸一声吆喝喊了出去,随即他俩扛着一锅肉走了,再没进屋来。

    我也没打算出屋去。第二天,父亲和我只说了3句话,也是一句话说了3:“乖女儿,你瘦了!”第三天已无话可说。

    我绝望了,假期即将结束,明天就要回家返校,我却找不到答案。望着窗外的蓝天,心事越来越高远越来越茫然。不知过了多久,爸爸在中年妇女的搀扶下回来了,在我面前站住了,继续用他深沉而愧疚的目光望着我,我也看着他。我想,这将是我最后一次认真看他。

    令我惊讶的是,爸爸竟要喝中药,喝完就进里屋沉沉睡下了。

   “我爸病了?!”我鬼使神差地走进里屋轻声问中年妇女。

    中年妇女惊奇地望着我点头,泪水充盈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 爸爸睡得很沉。两只胳膊放在被子外,都微肿着,上面布满了针头脚,针扎过的地方和没扎过的地方留下了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肉! 这是我记忆中的爸爸的胳膊吗?怎么就扭曲变形了?!它的遭遇是什么?!

    我是靠它供养的,是它撑起了一个家!然而无情的岁月终于把它战胜了。我用被子把爸的胳膊盖好,生平第一次吻了爸斑白的头发。

第二天,我即将踏上归途,爸仍用愧疚、痛苦的目光看我,中年妇女、二叔和二婶一起送我。中年妇女满脸焦急,仿佛还要对我说什么?后来,她设法支开了爸爸他们,然后哀求地说:“你爸不让我解释,他信父女没有隔夜冤仇……你要恨就恨我……我原来的丈夫去世了,有个孩子,你爸常照顾我……你爸倒霉后,我就跟了他……你知道你嫌我,但……车票是你二叔买的,我们这就50块元,那锅肉赚的……”

我怔住了,彻彻底底傻了眼,直至爸爸他们回来,直至我上了火车,汽笛才将我拉回现实中来,我才朝着窗外的中年妇女大喊:“妈,你好好照顾爸──”

霎时,泪水自爸爸眼睛倾了下来。

    我走了,我找了答案,我找到一份纯粹、深沉的父爱,更找到了另一个答案:我该怎么感受我的父爱。父亲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人,有血有肉有个性有他理想,他爱我时,总是无私,总是独特。

    然而,我们孩子总渴望父爱的光芒,却不去理解父爱内在的痛苦。

    回到校园的第二天,管收发的同学送来一张汇款单。是爸爸寄的,日期是2010429日,也就是我奔赴兰州的两天前寄出的。

    我忍不住捂住眼睛,哭出声来,心里一阵阵排山倒海的痛。


     此文所述乃真人真事,为本人所著,曾以《答案》之标题,以“沙金花”名义发表于《少男少女》杂志,后转摘于《读者》杂志,稿费捐给主人公,读者诸君若有读过此文者,莫要误解,此文并非抄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